【伯利恒之星协奏曲】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17:00 第 拾捌 棒 


Summery:在这个魔法般的日子里每一个小孩都应该有一个圣诞礼物,哪怕他是个不假风情的傻子。

祝每一个小朋友圣诞快乐,二零二三,心尤炽烈。

上一棒: @尹珺囡 

下一棒: @无限盛夏-楚夏同人主页 




当看到第十七个后面空空如也的孩子的名字的时候,自称夏弥的驯鹿干脆就在某一朵云上靠边停了下来-马车后保险杠上还被她安了双闪红色黄色扑闪扑闪,以防其他的圣诞老人撞上来。核桃大的棕色眼眸直勾勾盯着楚子航,心疼的问: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给他么?

楚子航也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圣诞老人名字好听,其实不过是收集父母的礼物,再神不知鬼不觉放到圣诞树下面罢了。虽然楚子航能矫健地上下烟囱不在假胡子上沾灰,也能把礼物码放的整整齐齐成立方体最密堆积结构,但是他改变不了父母送的礼物。有的孩子的礼物是一大捆,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大包小包,也有的孩子的圣诞礼物就是一块红纸包的巧克力糖,甚至还有的孩子什么都没有。他第一次出勤的时候,和他搭过班的叫苏茜的女孩看着他愤愤不平地驾着车回来,轻笑道:“急也没用,我们不过是快递员,又不是上帝。”

“但我们就不能改变一点什么么?”

“改变一个是对其他人的不公平,而你没有力气改变所有人。”

于是时光把曾经的愤青变成了面瘫。也许在心底还有一颗不羁的种子在沉睡,但它苏醒的日子遥遥无期。楚子航曾经每个晚上都在祈祷,以为自己只要念了足够多的阿门父亲就会回到他身边,可最终他发现上帝的势力仅仅限于教堂那一小方天地,只有在那里他有操控人心的能力;除此以外显灵的所有圣母玛利亚只能愧疚的摸摸自己的发簪,说,对不起,我听到了,但我做不到。他从书架上找出小时候看过的童话书,拿他们生了个火,烧了自己不要的奥特曼和阿童木,从此以后成了个无神论者-但是他信奉道家,相信阴阳两极的存在与相互转化,所以从某些角度来说,他是个虔诚的无神论者。他过着苦行僧的生活,念书,工作,放学后泡图书馆而不是酒馆。等毕业之后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好好让母亲享受天伦之乐,就够了。

直到这个圣诞节。

直到今年分到了从来都没人要的那头驯鹿,刚套上雪橇就叽叽歪歪今年比往年的沉一年比一年的沉,什么老娘大过节的要睡觉才不要出来干活云云,一点都没有作为一头牲口的意识和觉悟。楚子航也懒得搭理她,在空中用皮鞭响亮地甩了一道惊雷,驯鹿还是无奈的晃晃胸前中式的青铜风铃,撒开了腿跑起来。

风铃的声音让人感觉沉稳,安宁,有一种青灯古佛旧寺庙的安稳感。不像那些铜铃铛,叽叽喳喳吵的人耳朵生厌。

平心而论她的速度不错,是一流水平;力气够大,一流水平;但对收到礼物的孩子品评一番的功力,同样是一流水平。楚子航很快就希望她的嘴能变成铜铃铛--至少铃铛不会眼巴巴求着他给一个回应。

“他怎么能有那么多礼物?一块卡西欧的机械表唉,大几万呢!我昨天还看到他把班上一个顶撞了他的小子按在地上打掉了三颗牙,现在却和一个真正的好孩子一样过着圣诞节...要我说,他的礼物应该送去给那个没有礼物的孩子,这样才公平。”


“他怎么会没有礼物?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苍天啊大地啊如来佛祖搂着耶稣基督啊顺便拳打镇关西啊,想要母亲的病早点好,父亲不要再打他...”(眼睛里两行清亮的泪水),这是天使啊楚子航先生天使啊!你们圣诞老人连未来的天使都愿望都实现不了的么?”

当这种评论进行到第十七次,楚子航扭过辔头,有点恼怒地解释道:

“夏弥,我们不是蒙眼的雅典娜,我们也不是冥府里渡死人的卡戎,我是圣诞老人,你是圣诞老人的驯鹿。公平与否轮不到我们来评判,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即使你看不顺眼也没办法,他在心里暗暗吐槽,你只是驯鹿,我们只是过路人,我们无权改变什么,我们无能为力。曾经他在大学里也是个愤青,也是个希望能拖着整个世界一起向未来的角色,直到他看见好兄弟失魂落魄的模样,看见宿敌兼挚友无奈的悔恨的表情,他才想到,无论我们是什么样的神人,我们都还是人,不是神。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点那么的伤人。她只是头驯鹿,虽然会说话,但不应该这么早就接受这种认命的世界观。对于一头圣诞老人的驯鹿来说,保持好心情很重要-他相信,悲伤的人和物身上的阴气会传播--但是心中的莫名升腾起的烦躁又让他不想道歉。

他忽然想到一个完美的解释:死鸭子嘴硬,年少不复。心底里一团火还是烧的撩人。

他张张嘴,想要撤回前面的话,可最后只说出:“快拉车吧。”

驯鹿眨眨眼睛,点点头,垂下鹿角向前跑去。身上浅棕色的皮毛都黯淡了几分,她也不在嘶鸣 ,也不再故意甩脑袋把铃铛搞得叮叮响。她变成了一只...普通驯鹿,拉着礼物车跨过天际,跨过云彩,踏过星辰。

蓝色的星星会有点烫蹄子,红色的大球则一般都是冷冰冰的,黄色的最舒服,不冷也不热。

但是夏弥毫不在乎,她只是拉车。

猎鹰和天鹅结伴跨过黑夜,他们用鸟语询问,驯鹿小姐,你要到哪里去?为什么垂着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莫不是你的车夫欺负了你?那样,我们一定会好好啄出他的眼球;

夏弥不回答,只是拉车。

孩子们躺在床上,祈祷,祈祷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今年能不能给我带来我最想要的玩具糖果和电子游戏?我已经当了一年乖孩子了,耶稣基督呀,您老天有眼,是不是能明察秋毫呢?

夏弥听的一清二楚,但是她不回答。她只是拉车。

楚子航一声不吭,他只是驾车。

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寂寞,就好像全世界都欠这头拉车的驯鹿什么一样。然而谁也不欠她的,她什么都不是,这个世界不需要一个幼稚的灵魂--

脑子里突然飞进看过的以前一位熟人写过的书,那个男人姓江,写了孤独的屠龙少年和孤独的龙,他们无论多么强大,但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却总是感觉被世界抛弃。只有在握着鼠标打游戏的时候,在给老爹恶作剧的时候,在帮母亲煮牛奶的时候,

在享受普通人的温存的时候,他们才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白费力气和心血。

楚子航突然发现自己前二十年都错的离谱。他一直说,不要去相信,不会有结果,问题在于--他从来相信过么?也许这次会不一样呢?

这个世界分两种人,哈姆雷特和堂吉诃德。眼前长着鹿角的堂吉诃德值得他拼尽全力去守护。

这个社会不需要幼稚的灵魂,但是这个幼稚的灵魂却明明白白生机勃发的存在着。就像墙角的小草总能顶翻砖块。

只改变一个人当然是不公平的,但是这世界上的不公平还少么?还差这么一点么?

楚子航决定,仅此一天,当一个自私的利己主义,无神论者。

“夏弥,前面那个口右转,去第三十五大道。”

“为什么?那儿的那个孩子不是清单上清清楚楚写的空白么?”

“你别管,去就是了。我决定今天晚上每个孩子都应该有一份圣诞礼物。”

屋子里没有亮光,烟囱也不冒热气。一定是这家人穷到烧不起煤炭和木柴,才会舍不得在圣诞节留下一丝温存。楚子航从礼物堆里翻出一个大包,翻翻捡捡,等到夏弥已经嘀嘀咕咕好久这到底是什么人家怎么这么有钱的时候,楚子航终于从里面翻出一个小盒子,在上面写了几行小字:


『车在第三停车场里倒数第二排。圣诞快乐。一位陌生人。』

“什么意思?”

等楚子航从烟囱爬进去把这个小盒放进男孩的袜子里面都时候,夏弥扭过头来问他,一双眼睛明显亮了起来,显然是希望表达赞许。

“那男孩在生日礼物清单上写想要新款的遥控车。但是这堆礼物里又没有玩具车,于是我就自作主张送了辆真车给他和他们家。要是不需要车子可以直接转手卖钱,再怎么着急贱卖也应该有五千美元,足够他们舒舒服服过一冬的了。”

“五五五千???”

楚子航差点以为下一句夏弥说“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的朋友!”

结果小鹿下一个动作是立刻投敌:

“能不能把你朋友介绍给我?我看他需不需要一头会说话会拉车还能吐有深度的嘈的驯鹿....哎哎哎,师兄,别拧耳朵,很疼的,我错了我错了,我好好干活。”

就这样,任务变得异常顺利起来。铃铛又响了起来,小鹿的眼睛里又有了笑意。夏弥眼看着那个原本鼓鼓囊囊的大包一点点消瘦下去,瘪下去,楚子航从一开始从包口就能随手拈一件礼物出来到后来要把整条胳膊和半个身子都埋进去才勉强能够得到底部的礼物,样子让夏弥要不是头驯鹿早就捧腹大笑了-把两个前蹄收到胸前那种。楚子航则努力对拉车驯鹿的嘲笑充耳不闻,一边脑子里质问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在做这么件蠢事一边装作镇定的样子,每掏出一样就抽出便签纸写上陌生人祝你新年快乐的纸片贴上去,然后悄无声息送进去再流出来。

就这样,平日里穿不起大衣的女孩收到了gucci的限量款包包,喜欢电子游戏的男孩收到了崭新的笔记本电脑,那个明明很漂亮却因为寒酸无可打扮的年轻母亲王者catier的女表发呆,总是打折一元店里买来的皱皱巴巴领带的小职员有了Calvin Harris的领带和牛仔裤。人人都在过节,人人都有份。

这个夜晚比之前所有的圣诞节都好,他们欢唱,他们歌颂,他们感谢他们的santa claus,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人人平等富足,每个人都是自己一天的皇帝。

已然是天将破晓。平安夜将要过去,驯鹿停在最后一幢房子前面。很气派的二层独栋别墅,门前停着黑色的GT跑车。楚子航告诉夏弥,直接走,不用回头。

她好奇怪,这样一个看上去挺优渥的家庭怎么会没有圣诞礼物?楚子航死活不肯把那张名单给她看,只是一味催促道:

“这就是我和你说的我那个朋友,他的礼物被我都送出去了。你不用担心,这份人情我会还回去的。拉回去,收工吧。”

驯鹿夏弥能明显听出他的声音有起落涨跌划了个波形出来,但是她同样也不方便再问。几十分钟之后,他们又会重新变成陌路人,见面微微点点头,说,合作愉快。只有这个晚上,平安的夜,有魔力,而其他时候圣诞老人屁都不是。

于是她低声道:“帮我谢谢你那个朋友,感谢他成全了几十个幸福的家庭。”

“嗯。”楚子航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明明刚刚他还不这样,也许是自己累着了?

“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明年见。”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还希望明年和她再见。

从工作岗位回来,楚子航简单冲了个澡,一分钟热水,一分钟冷水,一分钟温水,然后擦干。时间已经来到了早上六点,太阳被法厄同的马车不情愿地从被窝里拖起来打工,懒懒的散发着微光,驱着火烧云溜过天际。这是一个晴朗的寒冷的早晨,典型的圣诞天气,适合滑雪,打雪仗和吃馅饼。

楚子航坐在电脑前面开始写邮件。

“妈妈,见信好:

圣诞礼物我已经收到了,之后我会拍照片给你。东西都很好,包装的没有问题,替我感谢我的亲戚们朋友们还有关心我的叔叔阿姨们吧,告诉他们等我有机会一定还了这份人情。”

“你给我女朋友买的catier的手表和Gucci的包包,我先收起来了,等我找到那个人再拿出来用吧。”

『已经变成了别人家桌子上的火鸡和烤洋芋,还有房租和物业费。』

“爸爸给我的过冬车*很好开,很皮实,明天出远门真的要靠它了。”

『反正变成了银行里的五千美元,不是车,但好歹够人过冬。祝那栋房子里有欢声笑语和温暖。』

“笔记本电脑,我暂时不需要新的,正巧我有个朋友电脑坏了,我先借他用一段时间,到时候再还我就好。”

『说不定在那件破败的房子里藏着一个电竞天才,编程天才,或者是学会了打字就能走出贫困跻身中产阶级的孩子,总归比我来用要好的多。我又不打游戏,跑个程序现在这个足够了。』

“圣诞节里面的活动很丰富。食堂为我们准备了圣诞宴,有美式的火鸡,德式的猪肘,还有中式的炖鱼。晚上还有舞会,我和朋友们玩的很尽兴。”

『他们估计玩的很尽兴吧。路明非不知道吃了多少?恺撒跳舞的样子,金毛大狮子,胸口趴着娇嫩的女孩,真是好看。』

“这里的天气好极了,十分凉爽,但是每天都艳阳高照,这样正午倒也暖和,真希望你能过来看看。”

『出现了,第一句人话。得亏自己在一晚上的高强度工作之后,脑子还够写一封通顺的信。』

“妈妈,我在这儿一切都好,不要挂念。”

                            爱你的,楚子航

“又及:现在天气冷,晚上睡觉记得盖被子,出去喝酒尽量喝温的黄酒,晚上叫佟姨打盆水给你泡泡脚,祛寒。”

『不知道牛奶泡的怎么样?加热了么,有没有放两块方糖?妈妈喝不惯不加糖的牛奶,晚上会踢被子,不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有没有着凉?”

楚子航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语法错误和错别字,然后按下回车,把邮件发到千里之外的北京。他花了十五秒思考一下要不要给佟姨也写一封邮件,最后决定圣诞节还是不打搅妈妈的快乐生活。他揉揉酸痛的脖颈,看看窗外的朝阳,渐渐繁华的街道,这时候他感觉自己肚子饿了。

反正这两天学校不上课,楚子航简单给自己冲了碗麦片搭配柳橙汁,一边吃一边思考。今天可以去学校图书馆泡一天,明天....再说。

他穿戴整齐,脖子上绕好围巾,头上戴上还带一个毛线球球的针织帽子。拉开房门,发现门前有个超大号的礼物箱,上面还写着“to 面瘫圣诞老人”

他有点疑惑地扯扯打包带,没想到那箱子自己就崩开来,从里面冒出来一丛乱蓬蓬的棕色头发,和一双鹿的眼眸。

“你知不知道我在这个小箱子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哎!又冷又挤,难受死了。我告诉你,我以后要是因为这次得了风湿,别怪我缠着你不放!”

楚子航礼貌地把她放进,看她像开了游戏里的自动寻路一样找到冰箱从里面拿出一大瓶冰可乐,然后坐到自己的沙发上享受人生,这才轻声问:

“小姐,请问您是哪位?”

夏弥差点把可乐一口喷在楚子航的脸上。她用葱指摸摸自己的脸庞,指指自己的眼睛,然后问:“这都没看出来?”

女孩的眼睛让他想到法兰绒的睡衣和棕色的焦糖,让他有点昏昏欲睡,很想就这样沉下去但仅此而已。他认真摇摇头,说:

“小姐,我不记得见过你。另外,冷饮料喝的太快对肠胃不好。”

肠胃不好?我看你是坏了脑袋瓜

于是夏弥迫不得已把他点醒:

“笨!还记得是谁说的,每一个小孩都应该在圣诞节得到一份礼物?”

楚子航还是没听懂,或者说,他的八核大脑不支持处理这种类型的信息。虽然他读的专业里涉及到圣诞老人这个职业的特殊性但是专业书里可没提到过驯鹿会变成美少女还会喝可乐还不打嗝。他又禁不住有点幸灾乐祸地想,路明非好歹也干过这一行好久,这么久还没脱单,菜成这样?根本没发现原来不苟言笑直球脑回路的自己也开始吐槽,全是被她潜移默化影响。

夏弥仍然喝着棕色碳酸饮料,一边喝一边说:

“我回去之后总感觉有几分蹊跷,就去找苏茜翻了礼物簿,然后发现....嗝!”她抹抹嘴唇,评论道:“像是新买的?不过我不喜欢零糖的和纤维的,还是原味比较好喝。”

楚子航回头,望着窗外的天,修长的脖颈让夏弥觉得他不去演天鹅湖是俄罗斯芭蕾舞团的世纪遗憾。

她又继续补充道:“我看见有一个小孩叫做楚子航,开一辆保时捷的panemera,一个人住一栋别墅,收到的礼物是整个清单里最多的,足足有一大包。于是我就猜想驾着我的那个圣诞老人口中那个朋友会不会就是那个架着车的面瘫自己...于是就找到这里来咯。你说,他到底得是一个有多自大和自恋的人呢?把自己那点孤独死皮脸和尊严看的那么重要,总想着自己扛下所有的所有,却不知道有的人不需要....还有的人看到了也会伤心哎!”

楚子航转过头来,眼睛里是迷惘,诧异和不可思议。那一刻,夏弥觉得他比自己更像一头麋鹿,木讷,缺了点什么,也在期待什么。

也许他活了这么久从来都是被别人期待的那一方。也许他忘了期待别人的方式方法和美好。他在孤独的死水里越陷越深,他需要自己拉一把。

“不重要啦。”夏弥把可乐瓶子放在茶几上,站起身来,在昨晚的圣诞老人的脸上留下一个湿漉漉的还带着气泡的吻。

“你说,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有圣诞礼物,可偏偏到最后把自己划出了这个范畴内。”

“我看不惯。”

“你二零二二年表现的相当乖哦,师兄,没有寻衅滋事,没有抽烟斗殴,没有赌博飙车,值得一个好的圣诞礼物。”

夏弥抬起头,那一刹那她眼中金光万顷直射他心底,守得他拨云见日开。

“圣诞快乐,亲爱的圣诞老人先生。”

你的礼物,在这儿呢。

评论 ( 4 )
热度 ( 51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ACcobra4.0 | Powered by LOFTER